剧团动态

首页 / 剧团动态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一场人与自然的时空对话 《最后一头战象》重磅登台国家大剧院

  由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和上海木偶剧团联合打造的人偶舞台剧《最后一头战象》首登国家大剧院舞台。从南走到北,这头海派“偶象”收获了众多观众、国内外同行的肯定,业界专家将此作品视作“舞台技术革命的里程碑”,并给出了“以偶传情,以情传偶,情情相依,感动人心”的高度评价。
  当晚,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文化部原副部长董伟,中国剧协副主席季国平,小说《最后一头战象》作者沈石溪等相关领导专家到场观看演出。
北京的观众们在观剧结束后,也给予了剧目相当肯定。纷纷表示“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木偶在舞台上表演,很震撼。我感觉大象很重,能把它们操纵起来还能那么灵活表演,真的很不容易。”;“《最后一头战象》排得很好,我哭了整场,无论是演员还是象偶的表演都特别能打动我。”
  赤子义,爱国情
  战火中人与战象的不解缘

  群山绵延的热带雨林深处,和缅甸一江之隔的西双版纳边陲重镇打洛,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同伴昆歌嬉戏玩耍,无意间解救了被铁钉困住的小象噶羧,也因此取得了野象的信任。小小村寨里,人和象之间和谐共处,欢声笑语。但平静的生活很快被战争打破,村民和野象之间的关系也一度陷入危机。战火蔓延、危急时刻,驻守打洛的国军团长下令捕捉80头野象集中训练,组建了一支“战象”军队来抵御日寇。在战象的帮助下,打洛军民成功击退了日军,但80头战象却在激烈的战斗中几乎全部中弹身亡。村民们为阵亡的战象立“百象冢”,感念战象用血肉之躯赢得的胜利。波农丁和噶羧都在这场战争中活了下来,而昆歌却牺牲在前线。26年后,当噶羧即将走到生命尽头,波农丁带着它再次回到象冢边,弥留之际回忆起动荡的年代里那些辛酸的过往……
  何念导演介绍:“《最后一头战象》改编自沈石溪的儿童文学作品,这个故事最打动我的,是关于生命的探讨。经历过战争的老象跟与它一同长大的少年,穿越雨林逐渐走向象冢,做最后的告别,非常触动人心。我想通过他们的经历,让大家重新思考关于生命、关于动物和人类之间的特殊关系。”

  巨型偶,操控难
  虚实间电影质感的旖旎景

  舞台上大大小小的数头亚洲象等比例制作的偶“象”,成为舞台上当之无愧的焦点。它们或满场奔跑与村民嬉戏打闹,或扬鼻戏水扑扇起大耳朵,或眨眼含情仰天嘶鸣,或不畏枪林弹雨义勇向前,舞台上每个活灵活现的“战象”背后,都有着操偶师的辛勤付出。上海木偶剧团的设计和演绎团队前期还亲赴西双版纳,与大象亲密接触,观察大象的情绪、表情和动作,反复练习。操偶师要在没有任何语言和眼神的前提下默契配合,形成头部与躯体的联动,承重最重的操偶师肩膀甚至要承担上百斤的重量。
  舞台上的战象采用高科技和传统制偶技艺,几乎完全按照亚洲象等比例设计,以1:1制作的高达3.2米的巨型象偶。木偶设计团队在材料、结构、内部、比例、平衡、运动方面潜心研究,“战象”外形也历经多次修改,以碳纤维、铝合金、钢材料、藤条不同材质针对身体不同表演区间进行,并对大象的肌肉、骨骼、运动及结构进行分析,包括耳朵厚度,肌肉走向、皮肤纹理在灯光映衬下栩栩如生,使其走到台前足以“以假乱真”。与此同时,设计团队还与华东理工大学组成科技研发小组,为象偶加持科技羽翼,延伸偶的表演。舞台呈现的象偶成功从1.0版向4.0版跨越,整个过程是上海木偶剧团在木偶制作研发方面的升级挑战,从无到有,由小变大,即核心技术的提升切合了海派木偶文化中多种艺术形式的并存与创新发展同行的现代审美观念。《最后一头战象》成为了木偶剧团转型代表作。
  导演何念携手作曲彭飞、舞美设计沈力、编舞刘旻姿、灯光设计任冬生、录音总监陆晓幸以及来自英国的多媒体设计制作公司59 Productions等国内外顶尖团队,为整台演出保驾护航。不仅挑战中国传统制偶技术和舞台制作极限,还融合了现代多媒体影像技术,以电影拍摄手法营造的恢弘大气水墨质感的视觉呈现,磅礴震撼又意境悠远的音乐效果给观众带来惊喜。而一场舞台上倾泻的“大雨”更是令人惊艳,连同一幕幕震撼感人的画面完美契合,将演出推向高潮。据悉,《最后一头战象》演出持续至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