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活动

首页 / 项目活动 / 非物质文化遗产

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交流中切磋木偶技艺

 

       五十年代大部分民间木偶剧团都是来自于江苏一带,他们带着家当和行囊在上海走街串巷,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各自为阵,剧团之间并没有太多的往来,只是零零散散有些私交。1952年,江苏泰兴“全福堂”木偶戏班的刘荣根与同伴们打算来上海发展,他来到到高乐木偶京剧团当了一名配唱演员,以便摸清上海的演出市场需求。后来刘荣根回乡,同陈明达等人以“全福堂”的班底来到上海组建了红星木偶京剧团。后来红星木偶京剧团的陈明兰在上海演出《徐策跑城》时,也请了高乐木偶京剧团的朱静亮来配唱。
       1954年文化部朱丹为挖掘民间艺术来到上海寻访,虞哲光和时任上海文化局戏曲改进处处长刘厚生,陪同他一起走访了上海的许多民间木偶剧团,在众多的民间木偶剧团中他们发现了技高一筹的红星木偶京剧团。经文化部相关部门挑选,红星木偶京剧团赴京与中国木偶剧团进行交流,他们带去了《追韩信》、《彩楼配》、《苏三起解》、《战长沙》等剧目,向中国木偶剧团学习了《猪八戒背媳妇》、《小放牛》等剧目,而北京的同行向上海的同行学习了戏曲身段和把子功。
       五十年代随着对外文化交流的逐渐增多,捷克斯洛伐克利培勒兹木偶剧团和苏联奥布拉兹卓夫的木偶剧团相继来沪进行交流。捷克的木偶戏《金黄色头发的姑娘》想象极为丰富,姑娘的长发像波浪一样,小船可以在上面行驶。而苏联奥布拉兹卓夫的木偶戏却以表现着生活的趣味见长,《摇篮曲》、《醉鬼》、《女歌唱家》、《白猫与黑猫》等小节目,情趣浓厚,意味深长。1954年捷克斯洛伐克利培勒兹木偶剧团来沪时,上海市文化局邀请了红星木偶京剧团、长乐提线木偶京剧团、永乐提线木偶京剧团到文化俱乐部演出,招待了捷克斯洛伐克的木偶专家们。交流使这些民间木偶剧团的演员开阔了眼界,得到了许多启示。虽说大家都非常欣赏外国朋友的节目,但是他们觉得中国的木偶还是应该有自己的特色,而不能盲目照搬,只能汲取其中的养料。
1955年红星木偶京剧团进入大世界游乐场,成为隶属大世界游乐场的民办公助剧团。此后有更多的文化人士参与了红星木偶京剧团的剧目建设,在名家的关心辅导之下,他们的木偶戏艺术有了质的飞跃,从而确立了红星木偶京剧团在上海木偶界的艺术地位,以后上海凡是木偶界的重大活动,都少不了红星木偶京剧团出场参与。
       1957年,中国戏剧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办“友谊日”活动上,红星、金星、高乐、长乐、永乐、安乐、同乐木偶剧团与美术电影制片厂聚集在一起,相互间有了进一步的交流。
       大浪淘沙几经翻腾,泥沙沉渣随波逐流,1958年许多民间木偶剧团由于各种原因遭到淘汰,唯有留下了在艺术上不断求新的红星木偶京剧团。红星木偶京剧团为提高演出水平开始广纳贤才。
       1959年上海进行了杂技、魔术、木偶戏汇演,红星木偶京剧团亮相于这次汇演,其为适应时代进行改良的木偶戏得到了专家的认可。1960年文化部主办了全国木偶皮影戏观摩演出,此时经过大胆革新木偶艺术的红星木偶京剧团带去的海派木偶戏《小放牛》、《追韩信》、《刘氏三兄弟》均得到了高度的赞誉。作为评委的任德耀说:“上海的杖头木偶,将木偶之作与表演技艺紧密相连。上海的造型技巧高超,人物基本性格设计的很好,一看到它就能够初步知道角色的性格,其次是制作很精巧,眼睛不仅能左右动,上下动,能睁能闭,而且可以做出对眼斜眼的神情,眉毛胡子也都可以动,有些木偶甚至一笑,可以笑出酒窝来。真是可爱之极”,他的这番话道出了此时海派木偶戏的一些特点。